黄有光:如何权衡快活?

(网易研讨局稿件未经批准制止一切媒体转载,包含友商)

网易研讨局出品——如何更快活

你快活吗?如何能力做一个快活的人?金钱和快活必定成正比吗?快活的影响因素有哪些?网易研讨局邀请长期从事快活研讨的全球知名华裔经济学家、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特聘讲座教授、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黄有光解读快活的机密。


NO.047 如何权衡快活?

我们以前讨论了关于快活的一些问题,现在,我们讨论快活的权衡。

包含边沁和米勒等效用主义哲学家,老早就有对快活的权衡进行理论上的讨论。有名经济学家埃奇沃思,Edgeworth,他在1881年的Mathematical Psychics《数理心灵学》一书,也有理论上的讨论。不过,对快活的实际上的权衡,大致是由心理学者在约一个世纪前开端的。

绝大多数的快活与生涯满意度的权衡,是用抽样调查的方式,让人们对自己的快活打分或选择答案。问题大致是:“斟酌了所有因素,你以为你自己的快活/生涯满意度是……”;答案大致可以分为打分,例如0-10分,或0-100分;或从几项答案中勾选,例如:非常快活、相当快活、不很快活、不快活。

从这些问题得到的答案,有必定的信息量,但人际可比性不是很高。例如,张三对自己的快活打60分,李四打80分,但张三的60分的快活,可能比李四80分的快活还更高。其次,西方国度多数学校以50分为合格,中国以60分为合格,这可能会使到中国人的60分,相当于西方人的50分。

有一个可以容易地进步快活指数的人际与国际可比性的方式。这就是,明确地指示,以50分代表净快活等于零,快活量大约等于痛苦量的分界限。50分以上,净快活是正的,50分以下,净快活是负的。那么,一个社会或国度,净快活是正或负的人数或比例,就可以轻易地计算出来,而这是可以进行国际比拟的。

另外,像“不很快活”的答案,很不明确,可以指净快活量为正的,但绝对量不很大;也可以指净快活量是负的。因此,如果是用多项选择的答案,应当有一项是明确的净快活量约等于零的分界限选项。这样,即使用多项选择的方式,也可以计算出净快活是正或负的人数或比例。

很多经济学者对快活的权衡不信赖,因为一般来说经济学者不信赖人们的口,只信赖他们的钱包;不信赖人们所说的,只信赖他们愿意花自己的钱支付的。这见解有必定的道理,但也不应当绝对化。人们自己说的,未必完整可靠,可能须要一些调剂。但经济学者自己用的变量的权衡,也经常须要调剂。对于那些像张五常这样非常极端反对快活的权衡的经济学者,我有一个杀手锏。

请经济学者们看看自己的后院。最主要的经济变量是国内总产量。每一个经济学者都深知,权衡国内总产量有许多艰苦,但我们还是老早就利用了,并进行国际比拟。约二三十年前,来了一个对国内总产量的购置力平价纠正,一夜之间,使中国的国内总产量增添四倍,使印度的国内总产量增添六倍!快活指数可能须要改良与纠正,但我相信不须要做四倍以上的纠正!中国的国内总产量增添四倍的纠正,是因为当时一美元的汇率,约等于8个人民币;但一美元在美国的购置力,只等于两个人民币在中国的购置力,因此,依据购置力计算,中国的产量增添4倍。

传统经济学不但不信赖快活的权衡,而且以为代表偏好的效用,也只有序数可量性,而没有基数可量性。只能比拟不同选项在偏好上的高下,不能够说高多少,不能够比拟偏好差别的大小。这是由于有些经济问题,不必斟酌基数效用。只要知道一个人对不同消费组合的排序(偏好的高下比拟)及其消费预算,就能够推导出她对消费品的需求函数(在各个价钱下的需求量)。因此,如果我们只要剖析物品的价钱、需求量、交易量等客观变量,并不须要知道人们的基数效用。基数效用不但包括偏好高下的信息,也包括偏好差别的强度的信息。

许多经济学者,由于不研讨须要基数效用的社会选择与最优人口等问题,基于奥卡姆剃刀(Occam's Razor)原理(不必要的假设应当去除),把基数效用抽象掉了,并进一步以为效用以及快活,就只能够进行序数或高下的比拟而已,并不能够进行差别的强度的比拟。

许多经济学者对基数效用持有完整否认的态度。例如,当代基础经济学课本的始祖,也是最被普遍使用的课本(在1997年时就已经卖了几百万册,翻译成超过四十多种文字),从1948到2010出版了19个版本,由诺奖得主萨缪尔森撰写的《经济学》一书,斩钉截铁地说,“现在经济学者一般都谢绝一个基数与可权衡的效用的概念” (Samuelson Nordhaus, 2010, 第89页)。请注意,这里说的是“谢绝”,而不只是“抽象掉”,也不只限于消费理论。

另外一本课本说,“你和我都不能够权衡一个消费者从一个物品所能够获得的效用量……今天,没有人真正相信我们能够权衡效用单位”(Miller, 2011, 第416, 437页)。有,至少有一个人真正相信;此人就是黄有光!

一本被普遍采取,出版过8个版本的中级微观经济学课本在多次版本中都说,“我们怎么能知道一个人是否双倍地喜欢一组物品(比起另外一组)。你怎么能知道你是否双倍地喜欢一组物品(比起另外一组)。可能可以提出各种定义这义务的方式:我双倍喜欢如果我愿意为了获得它而跑双倍的距离,或等候双倍的时光……没有一种方式是特殊令人佩服的解释” (Varian, 2010,第57,58页)。

有特殊令人佩服的基数效用的解释。这就是人们以为有最终价值的东西。如果抽象掉对他者的影响,我以为有最终价值的东西就是自己的净快活,享受减除痛苦,包含肉体与精力方面。依据进化生物学,以及从日常经验与调查研讨,我相信我并不是一个特例,而是有代表性的。既然对于自己而言,最终要的是净快活,它就是特殊令人佩服的, 能够解释基数效用的东西。因此,如果不斟酌无知、无理性,和对他者的考量,我们可以把效用与快活等同。

因为只研讨需求量不需要基数效用,就以为在所有领域都不可以使用基数效用,这个许多经济学者的过错,就像你看到一个男子留着胡子,你就让他必需把胡子剃掉,因为不必胡子也可以吃饭,所以应当用奥卡姆剃刀,把胡子剃掉。但是,他留胡子,可能不是要用来吃饭,而是要增添他的男性魅力呀!

用传统问人们对自己快活的评价的方式得出来的快活指数,人际可比性不高, 但还是有相当的可靠性, 例如与亲友的意见一致, 与心跳、脑电图等也一致,和生涯中的好事坏事也一致,不同窗者得出的成果也相当相似。例如,几乎所有研讨都得出就业、婚姻、信仰、外向型、乐于助人等因素与快活有显著的正相干。老话“助人为快活之本”是准确的;越器重金钱等外在条件的人越不快活;等等。

近二十年来,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经济学者进行对快活的研讨。快活的研讨,也开端有用对大脑不同部位的发电情况来剖析,将来可能会有比拟可靠的数据。

另外,我在1996年的一个权衡快活的方式(Ng 1996),虽然也是依据人们自己的报告,但用了最小可以感知的快活量为单位,比拟能够进行人际的比拟。关于效用和快活的人际比拟,我们在下一次的文章会讨论。

文献

EDGEWORTH, F. Y. (1881). Mathematical Psychics. London: Kegan Paul.

MILLER, Roger L. (2011). Economics Today. 16th edition. Pearson.

NG, Yew-Kwang (1996a). Happiness surveys: Some comparability issues and an exploratory survey based on just perceivable increments. Social Indicators Research, 38(1): 1–29.

SAMUELSON, Paul A. and NORDHAUS, William D. (2010). Economics, 19th edition,McGraw-Hill/Irwin.

VARIAN,Hal R. (2010). Intermediate Microeconomics. W. W. Norton, 8th International student edition.

往期回顾:

点击进入“如何更快活”专栏,查看更多精彩文章

黄有光简介:

Monash大学荣休教授、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特聘讲座教授、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、牛津大学Global Priorities Institute咨询委员。

1942年诞生于马来西亚。1966年获新加坡南洋大学(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)经济学学士学位,1971年获悉尼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。1974年至1985年在澳大利亚Monash大学任副教授(Reader),1985-2012年任讲座教授(personal chair), 2013年后成为终身荣誉教授(Emeritus Professor)。于1980年被选为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,于1986年被选入Who’s Who in Economics: A 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Major Economists 1700-1986的十名澳大利亚学者与全球十名华裔学者之一, 于2007年获得澳大利亚经济学会最高荣誉—出色学者(Distinguished Fellow)。受邀请于2018年到牛津大学作第一届Atkinson Memorial Lecture。

网易研讨局(微信公号:wyyjj163) 出品

网易研讨局是网易消息打造的财经专业智库,整合网易财经原创多媒体矩阵,依托于上百位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结果,针对经济学热门话题,进行理性、客观的剖析解读,打造有态度的前沿财经智库。欢迎来稿(投稿邮箱:cehuazu2016@163.com)。


移驾微信公号 看这里看不到的内容

【精彩推举】点击进入网易研讨局·中国版

【精彩推举】点击进入网易研讨局·国际版

【精彩推举】黄有光·网易研讨局专栏PC版

【精彩推举】黄有光·网易研讨局专栏客户端版